「社交」距離或「人身」距離

在銀行等候臨櫃時,大多數人抬頭望號碼,低頭看手機;昔時從無手機可滑,彼此不相識的等候者也鮮少會「交際往來」。

※本文之精簡版〈與公衛界商榷「社交」距離〉已於2020年4月19日刊載於《自由時報》。

“Social distancing” was the wrong term to begin with. We should think of this time as “physical distancing” to emphasize that we can remain socially connected even while being apart.
Jamil Zaki

為加強防堵武漢肺炎,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於四月初頒佈「社交距離指引」。其後,清明連假時期的觀光區擁擠街道恰成鮮明的反面示範,引發關注與熱議。當時的新聞畫面顯示,許多遊客戴著口罩。可見,這些人所忽視的不是防疫,而是密集群聚的風險。

世衛所認為的「隔離治療」

現任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Tedros Adhanom (譚德塞)與國際電信聯盟秘書長(ITU)趙厚麟,2017年9月17日。M. Jacobson – Gonzalez – ITU Pictures from Geneva, Switzerland / CC BY

世界衛生組織之宗旨在使所有[?]民族達到可能企及之最高健康水準。

世界衛生組織憲章

世界衛生組織日前宣稱,台灣於2019年12月31日通知該組織的電郵中並未提到武漢肺炎(COVID-19)可能人傳人。台灣的衛福部長加以反駁此說,並公佈該電子郵件全文

幸福指數與武漢肺炎

此為用以顯示局部地域的靜態圖。以下有全世界可放大縮小、查看各國資料的世界地圖。

As revealed by earlier studies of earthquakes, floods, storms, tsunamis, and even economic crises, a high trust society quite naturally looks for and finds co-operative ways to work together to repair the damage and rebuild better lives.

一如先前對地震、水災、暴風、海嘯、甚至經濟危機的一些研究所揭示,一個高度有信心的社會相當自然地尋找且尋得合作的方式,協力修補損害並重建更美好的生活。

FAQ of the World Happiness Report (about the question “Does the Report offer any information about COVID-19 and its impact on happiness?”)

本年度的《全球幸福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已於三月二十日公佈。 儘管武漢肺炎之陰影籠罩全球,這份由聯合國之永續發展方案網絡(SDSN)所出版的調查結果依舊登上眾多重要媒體的版面。國內已有中央社綜合外電的摘要報導,其中之資訊無必要在此重複。此處提供給讀者參考的是敝人摘引今年與歷年的報告數據而製成的三張圖表以及簡短的解說與析論。

代言代代,一個自動產生器

The Paleolithic Age - Cultural epochs of Ukraine
不論有意無意,每個世代的作為與不作為都可能對往後的世代造成影響(好壞另當別論)。
圖為烏克蘭於2017年發行之文化史郵票:「舊石器時代之初」。ПАТ “Укрпошта”, Олександр та Сергій Харук [Public domain].

大選前夕,看到美國之音的這則新聞:「專訪國民黨副總統候選人張善政:這一代無權替下一代決定統獨未來」。我早已數不清,三十年來已聽聞過幾遍這種言論(按:在1990年的報刊如《中國論壇》應已有此說)。三十年,夠算是一代了吧。靈機一動,我寫了個自動產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