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言代代,一個自動產生器

The Paleolithic Age - Cultural epochs of Ukraine
不論有意無意,每個世代的作為與不作為都可能對往後的世代造成影響(好壞另當別論)。
圖為烏克蘭於2017年發行之文化史郵票:「舊石器時代之初」。ПАТ “Укрпошта”, Олександр та Сергій Харук [Public domain].

大選前夕,看到美國之音的這則新聞:「專訪國民黨副總統候選人張善政:這一代無權替下一代決定統獨未來」。我早已數不清,三十年來已聽聞過幾遍這種言論1在1990年的報刊如《中國論壇》應已有此說。。三十年,夠算是一代了吧。靈機一動,我寫了個自動產生器。

Notes   [ + ]

1. 在1990年的報刊如《中國論壇》應已有此說。

就是一張不厚的A4紙啊

Christoffer Wilhelm Eckersberg. Udsigt gennem en dør til løbende figurer (View through a door to running figures). 1845.

 

自細視大者不盡,自大視細者不明。
《莊子‧秋水》

日前看到劉重義教授在記者會上所說的「畢業證書的部分,應該要是有厚度的紙,不可能是一張A4紙」,我不禁嘀咕:俺在法國拿的那張學位證書所用的紙就是A4規格、不怎麼厚、且軟到可無礙通過打字機與(二十年前的)普通印表機的滾軸。照劉教授的推論,它就是假的囉?!

選舉如賽跑,遴選像壘球

前言:本文之精簡版〈遴選≠選舉 管案教育部不敢不管〉已於6月5日刊載於《自由時報》。
該投書於6月3日寄出;翌日,台大宣布該校委託律師,提出訴願。台大此訴願聲明附件二為該校於5月22日行文教育部的函件,其說明第九項明言:教育部可對校長遴選做「合法性審查」。台大校方的這項陳述與拙文的解說互證:公立大學校長遴選作業結束後,教育部並非只能當橡皮圖章。
雖經2005年的修訂,大學法架構下的「大學自治」仍在相當程度上受到國家約束。幾個月來,不少論者漠視此一法制現實,而將個人的憑空想像或主觀期待的「大學自治」投射在台大校長人事案爭議。這類顛倒夢想不僅毫無助益,而且只會使問題無謂地失焦與複雜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