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角形水族箱(新版影片),兼略談Georges Rodenbach

日前發表這首曲子後,一位好友覺得搭配音樂的影像令人眼睛疲勞,閉目聆聽就好。的確,那些影像說好聽一點是「炫目」,其實可謂「過動」。有鑑於此,我另製作一支簡單、靜態取向(但非完全固定畫面)的新影片。

片末字幕引用之詩句出自Georges Rodenbach (1855-1898)之Aquarium mental(精神的水族箱)。這首長詩收錄於其詩集Les Vies encloses (受圍的生命,1896) 。

這位出生於比利時的作家在世時並非默默無聞之輩。可惜他英年早逝,而且同時代諸多文壇明星的光芒使他相形失色。此外,十九至二十世紀迅速更迭的文學風潮亦使人們遺忘這種生前就已不是赫赫有名的作家。在法語系國家已是如此;其作品近百年來更鮮少被譯為英文,遑論在東亞。直到十年前,英美文學界才又重新注意到這號人物,有一兩本譯作出現。晚近由Will Stone編譯的Rodenbach詩選Aquarium mental,但我不確定是全譯或摘譯。

Aquarium mental是部相當有意思的作品。在詩人的筆下,水族箱當然不再(只)是個純供研究或觀賞用的東西,而是一個反映人間(心境)、承載意念哲思的獨立世界。它怪異、但又不那麼怪異,一如他這首長詩。

片末引用的詩句出自這首詩作第二節。請讀者恕我僅抄錄原文而不作翻譯。經驗告訴我,譯韻文(除了詩,還有歌詞)是非常累人、且吃力不討好的差事。慘痛經驗,僅舉其一:拉馬丁(Alphonse de Lamartine)的詩句,原文三十字就讓我推敲了大半個下午,而字斟句酌後敲成的六十多枚方塊字所換得的銀兩連半杯咖啡都買不到。所幸,那次該譯的只是後人的小小摘引,而非整首詩(字數超過一千一百)。所以啊…此處就讓漢譯的部分留白吧!免得又白髮徒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