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影武者註定走不歸路(下)

兼談君主肖像的複製與傳播以及中國皇權繼承

先後於1620年統治大明帝國的神宗、光宗(8月18日-9月26日)、熹宗。 Source: 國立故宮博物院(台北)。

藏匿先皇編遺詔

既然宮廷內難免發生以皇位為目標的明爭暗鬥,有哪個善心皇帝會備妥酷似自己、形同複製人的替身,等著自己被謀殺或禁錮,好讓那替身「被別人控制」,扮演坐在皇位上的傀儡?

誰說影武者註定走不歸路(中)

兼談君主肖像的複製與傳播以及中國皇權繼承

1989年8月23日,羅馬尼亞的獨裁者西奧塞古(Nicolae Ceaușescu)。From Comunismul în România. © The National History Museum of Romania.

演員與戲服

史達林的替身Lubitsky與Rachid皆經過一番職前訓練之後才公開露臉,執行任務。前者受訓半年;出身農家的後者受訓時間長達兩年,且由導演Aleksei Dikiy親自指導。黑澤明作品中的影武者所接受的可謂在職訓練:武田家的老臣教他模仿武田信玄的姿態動作,務求做到連武田家內部所有不該知道秘密的人都被蒙在鼓裡。不過,在歷史記載中,日本影武者的故事通常只提到喬裝

誰說影武者註定走不歸路(上)

兼談君主肖像的複製與傳播以及中國皇權繼承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Taira-Masakado-1024x498.jpg
豐原國周,《前太平記擬玉殿 平親王將門》,1890。Reproduction by the Walters Art Museum。CC Zero

江守山醫師在某談話性節目指出,從牙齒排列的差異來判斷,於勞動節公開露臉的北韓領袖並非金正恩本人,而是是替身。由此,江醫師進而推論,本尊仍然在世,因為「替身只有當事者活著,他才有活下來的可能性」。第一段推論有道理;第二段則大有疑義。

「社交」距離或「人身」距離

在銀行等候臨櫃時,大多數人抬頭望號碼,低頭看手機;昔時從無手機可滑,彼此不相識的等候者也鮮少會「交際往來」。

※本文之精簡版〈與公衛界商榷「社交」距離〉已於2020年4月19日刊載於《自由時報》。

“Social distancing” was the wrong term to begin with. We should think of this time as “physical distancing” to emphasize that we can remain socially connected even while being apart.
Jamil Zaki

為加強防堵武漢肺炎,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於四月初頒佈「社交距離指引」。其後,清明連假時期的觀光區擁擠街道恰成鮮明的反面示範,引發關注與熱議。當時的新聞畫面顯示,許多遊客戴著口罩。可見,這些人所忽視的不是防疫,而是密集群聚的風險。

世衛所認為的「隔離治療」

現任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Tedros Adhanom (譚德塞)與國際電信聯盟秘書長(ITU)趙厚麟,2017年9月17日。M. Jacobson – Gonzalez – ITU Pictures from Geneva, Switzerland / CC BY

世界衛生組織之宗旨在使所有[?]民族達到可能企及之最高健康水準。

世界衛生組織憲章

世界衛生組織日前宣稱,台灣於2019年12月31日通知該組織的電郵中並未提到武漢肺炎(COVID-19)可能人傳人。台灣的衛福部長加以反駁此說,並公佈該電子郵件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