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俄債券、柏林圍牆、國家重構與繼承

俄羅斯帝國於1894年發行的500法郎債券。(以二十世紀初的500法郎約合現在的新台幣66,700元)。© Eymery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按:本文之姊妹作於2019年10月26日發表於《自由時報》

大清帝國債券還真是個程「咬金」,冷不防地在美中貿易戰的折衝煙硝中半路殺出。

美國政府是否會向中國追討大清帝國債務?在白宮請願網站的連署通過後,這不再是個假設性的問題。從帝俄債券的前例來看,不論白宮如何回應,此案的落幕之日恐怕尚遠。在「拉板凳看好戲」之餘,我們亦可觀察類似的歷史國債案例,從而深一層觀察廣泛影響二十世紀史的幾次國家重構與繼承

就是一張不厚的A4紙啊

Christoffer Wilhelm Eckersberg. Udsigt gennem en dør til løbende figurer (View through a door to running figures). 1845.

 

自細視大者不盡,自大視細者不明。
《莊子‧秋水》

日前看到劉重義教授在記者會上所說的「畢業證書的部分,應該要是有厚度的紙,不可能是一張A4紙」,我不禁嘀咕:俺在法國拿的那張學位證書所用的紙就是A4規格、不怎麼厚、且軟到可無礙通過打字機與(二十年前的)普通印表機的滾軸。照劉教授的推論,它就是假的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