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指數與武漢肺炎

此為用以顯示局部地域的靜態圖。以下有全世界可放大縮小、查看各國資料的世界地圖。

As revealed by ear­li­er stud­ies of earth­quakes, floods, storms, tsunamis, and even eco­nom­ic crises, a high trust soci­ety quite nat­u­ral­ly looks for and finds co-oper­a­tive ways to work togeth­er to repair the dam­age and rebuild bet­ter lives.

一如先前對地震、水災、暴風、海嘯、甚至經濟危機的一些研究所揭示,一個高度有信心的社會相當自然地尋找且尋得合作的方式,協力修補損害並重建更美好的生活。

FAQ of the World Hap­pi­ness Report (about the ques­tion “Does the Report offer any infor­ma­tion about COVID-19 and its impact on hap­pi­ness?”)

本年度的《全球幸福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已於三月二十日公佈。 儘管武漢肺炎之陰影籠罩全球,這份由聯合國之永續發展方案網絡(SDSN)所出版的調查結果依舊登上眾多重要媒體的版面。國內已有中央社綜合外電的摘要報導,其中之資訊無必要在此重複。此處提供給讀者參考的是敝人摘引今年與歷年的報告數據而製成的三張圖表以及簡短的解說與析論。

關於口罩供需的簡單推理

澳洲,布里斯班,1919年「西班牙流感」盛行時。[PB] State Library of Queens­land, Aus­tralia.

自己臉上的口罩不僅保護自己,也保護別人。
別人臉上的口罩不僅保護他,也保護其他人。
該戴口罩的人都戴口罩,病毒就不容易傳播。
所以,每個人都應該買得到口罩。

只要有人超買或囤積口罩,原本該在市面販售的口罩就會變少。

越多人買不到口罩,病毒越有機會傳播。
越多人被感染,自己被傳染的機會越多。
越多人被感染,健保基金付出越多,而且
整體經濟蒙受的損失越大。
這兩種損失都是人人有份。

所以,超買或大量囤積口罩是害人害己的行為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文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禁止改作 3.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歡迎轉傳、轉載。

代言代代,一個自動產生器

The Paleolithic Age - Cultural epochs of Ukraine
不論有意無意,每個世代的作為與不作為都可能對往後的世代造成影響(好壞另當別論)。
圖為烏克蘭於2017年發行之文化史郵票:「舊石器時代之初」。ПАТ “Укрпошта”, Олександр та Сергій Харук [Pub­lic domain].

大選前夕,看到美國之音的這則新聞:「專訪國民黨副總統候選人張善政:這一代無權替下一代決定統獨未來」。我早已數不清,三十年來已聽聞過幾遍這種言論1在1990年的報刊如《中國論壇》應已有此說。。三十年,夠算是一代了吧。靈機一動,我寫了個自動產生器。

Notes   [ + ]

1. 在1990年的報刊如《中國論壇》應已有此說。

帝俄債券、柏林圍牆、國家重構與繼承

俄羅斯帝國於1894年發行的500法郎債券。(以二十世紀初的500法郎約合現在的新台幣66,700元)。© Eymery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按:本文之姊妹作於2019年10月26日發表於《自由時報》

大清帝國債券還真是個程「咬金」,冷不防地在美中貿易戰的折衝煙硝中半路殺出。

美國政府是否會向中國追討大清帝國債務?在白宮請願網站的連署通過後,這不再是個假設性的問題。從帝俄債券的前例來看,不論白宮如何回應,此案的落幕之日恐怕尚遠。在「拉板凳看好戲」之餘,我們亦可觀察類似的歷史國債案例,從而深一層觀察廣泛影響二十世紀史的幾次國家重構與繼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