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浮宮金字塔全尺寸模型及其無形紋理

© jean melis [CC BY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跟艾菲爾鐵塔一樣,羅浮宮的金字塔最初也招致強烈的反對聲浪1撰寫本文的構想來自劉碧嬅老師推薦閱讀的貝聿銘資料。筆者特此向劉老師致謝。

十九世紀就已有人想在羅浮宮廣場蓋金字塔,而且此種構想出現兩次。第一次在該世紀初,拿破崙在位之時,當時只是說說而已。第二次是為了紀念法國大革命一百週年而於1886年提出,倡議者還慎重其事地畫出示意圖。由於法國大革命,羅浮宮才從王室城堡變身為公共博物館:由此觀之,紀念碑合情合理。然而,金字塔雖可指涉拿破崙之遠征埃及,畢竟跟推翻王權無關,且跟周遭建築不搭調,況且,設計者所畫的那個龐然大物直讓人聯想到美洲的阿茲特克式金字塔。不令人意外地,那個設計案無人理會,無疾而終。

近乎一世紀之後,貝聿銘的金字塔藍圖在1984年公佈,輿論譁然。報紙頭版標題的用語毫不令人意外地包括「醜聞」(scandale);法蘭西學院院士Jean Dutourd甚至說,那設計圖簡直是「呼籲起義的告示」(appel à l’insurrection)…形形色色的毒辣挖苦就不必一一列舉了。跟艾菲爾鐵塔一樣,這次在各界也不乏支持者。就這樣地,吵吵鬧鬧,爭議延燒了一年以上。

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總統非常支持貝聿銘這個設計,所以也是挨罵的對象,還因而多了個量身打造的綽號:「密特拉美西斯」(Mitteramsès,即Mitte + Ramsès; Ramsès 一世是創立古埃及第十九王朝的法老王)。

然而,再多的批評皆如狗吠火車,因為當時法國總統的權力很大,而且密特朗此人意志力超強——更何況,他是古埃及文明迷

唯一的有效阻力在巴黎市政府。羅浮宮的建築與博物館屬於國家,但涉及市府權責範圍的部分如交通、消防、景觀等等皆需中央與地方的共識與互相配合。

偏偏當時的巴黎市長是席哈克(Jacques Chirac)。他是主要在野黨的領袖,且是1981年總統大選的落選者之一。誠然,在一個已有百餘年民主政治經驗的已開發國家,主流政治人物不會幼稚到處處跟政敵作對。他們對於政策,不論支持或反對,都要講出一套道理,不會只呼口號。到處都一樣的是,民主國家政治人物必優先考慮基本支持者的意向。席哈克的主要選民屬保守派,而保守派大多反對貝聿銘設計的金字塔。與席哈克同黨且關係密切的巴黎第一區2 巴黎劃分為二十個區( arrondissement ),區也是個自治市,有其民選議會與市長。 市長Michel Caldaguès即大力反對自家地盤上出現這個突兀的建物,且付諸行動,發動連署。席哈克呢?他當時已曾擔任過部長、總理,這種等級的政治人物未必會立即清楚表態,更不會動輒衝上第一線。其實,有人早已把未公佈的設計案洩漏給席哈克,他只因未被諮詢而發怒,而沒批評貝聿銘的設計。

紛紛攘攘了一年多,市長沒亮牌,高居總統大位的密特朗亦未公開表示意見。

為了說服席哈克,主導此案的文化部長Jack Lang 打友情牌,央請甚受席哈克敬重的前總統龐畢度的遺孀Claude Pompidou以及作曲家布列茲(Pierre Boulez)出面當說客。這招果然奏效。1985年2月9日,貝聿銘帶著建築模型進入巴黎市政府,向市長大人展示說明。幾乎被完全說服的席哈克隨即對在場媒體記者宣布,建築團隊須在羅浮宮廣場搭建與建物實體同尺寸的模型,他親自觀察之後作決定。

四天後,總統密特朗發出新聞稿,首度公開支持貝聿銘的設計。老謀深算的密特朗選在這時間點出手,多少意在言外地表示:有別於席哈克,我不必看真實大小模型就知道。3人們後來才知道,文化部長在1981年向他報告羅浮宮大改造計畫之後不久,他即已欽點貝聿銘來負責設計。

密特朗既已表態,席哈克會不會故意唱反調?事後來看,這不似市長席哈克的基本態度。密特朗在十四年總統任期內在巴黎規劃興建的大型建築尚有巴士底歌劇院財經部會專區(這是將財政部從羅浮宮遷出的配套)、國家圖書館,這些也都需要市政府的配合;而在密特朗總統任內,巴黎市長一直是席哈克。當然,不採焦土對抗並不意味著無條件接受。(順此說明,以免誤會:我絕非席哈克的粉絲…)

貝聿銘團隊按照席哈克開出的條件,在工程預定地以鐵氟龍條搭建實體尺寸模型(上圖)。不過,玻璃太重,只好用空氣當替代品。五月,席哈克到現場勘查,一看就說「蠻小的嘛」。市長點頭了,準備開工。

在一年後的國會改選中,執政的左派淪為少數,失去閣揆任命案的同意權。面對這史上頭一遭的局勢,密特朗選擇提名掌握最多席次的席哈克組閣。兩位政治領袖的關係從相敬如賓變成相敬如冰,而且沒多久就展開近身搏鬥(鬥法,不是打架),一路鬥到兩年後的總統大選。在這段「左右同居」的時期,羅浮宮改造計劃多少受到影響:右派政府部分閣員或明或暗地抵抗,但畢竟因總理本人已選擇支持,而且大眾對此案的觀感已變,所以全案未遭扼殺。1988年,密特朗再度打敗席哈克而連任成功。他旋即解散國會,在改選後拿回國會與內閣,羅浮宮改造計劃的阻力隨之被一掃而空。

翌年,羅浮宮的金字塔落成啟用,在紀念法國大革命兩百週年的一波波活動中如一顆閃亮的鑽石,吸引全世界的目光。遠道而來的朝聖者絡繹不絕4羅浮宮每日參觀者的數量遠超過金字塔設計者的想像,因此入口排隊成為難解的頭痛問題 。Sibylle Vincendon 即指出,反對派之緊抓美感問題是搞錯戰線。話說回來,主事者、支持者也都忽略這個很實際的問題。這個偏差是否源自法國文化?筆者不敢逕下斷言。。想實際目睹蒙娜麗莎微笑?請先進入玻璃金字塔。什麼?你已看過那幅達文西名作?還沒看過貝聿銘的金字塔吧?!於是,市庫進帳更多,在五百公尺外辦公的市長席哈克想必也微笑。

主要參考資料

Notes   [ + ]

1. 撰寫本文的構想來自劉碧嬅老師推薦閱讀的貝聿銘資料。筆者特此向劉老師致謝。
2. 巴黎劃分為二十個區( arrondissement ),區也是個自治市,有其民選議會與市長。
3. 人們後來才知道,文化部長在1981年向他報告羅浮宮大改造計畫之後不久,他即已欽點貝聿銘來負責設計。
4. 羅浮宮每日參觀者的數量遠超過金字塔設計者的想像,因此入口排隊成為難解的頭痛問題 。Sibylle Vincendon 即指出,反對派之緊抓美感問題是搞錯戰線。話說回來,主事者、支持者也都忽略這個很實際的問題。這個偏差是否源自法國文化?筆者不敢逕下斷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