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與北極熊

從前從前,有這麼一對好朋友:一隻企鵝與一隻北極熊。牠們倆出生於動物園裡,也都未曾離開過那間寒冷舒適的「極地動物館」。

某日清晨,牠們一如往常地閒聊。

ʕ•͡ᴥ•ʔ 「人類真沒禮貌,老是盯著我們看,不顧我們是否同意,連問都沒問一聲。」

🐧「唉喲!你自己還不是沒事就看著他們,否則怎知他們總盯著你?」

ʕ•͡ᴥ•ʔ 「說的也是。」邊說邊打呵欠的北極熊又懶洋洋地趴在地上了。

🐧「其實,我們好整以暇地待在這裡,等著他們自己送上門,來給我們看。」

ʕ•͡ᴥ•ʔ 「嗯,有道理。」

🐧「聽鸚鵡說…」。

ʕ•͡ᴥ•ʔ 「常站在管理員肩上的那隻白鸚鵡?」

🐧「是啊。就是跟你一樣慘白的那隻。」

ʕ•͡ᴥ•ʔ 「你多積口德。」企鵝裝作沒聽到,自顧自地繼續炫耀牠的消息靈通:

「鸚鵡說,管理員下班回家後,整晚窩在沙發裡,目不轉睛地盯著一個發光的方盒子,看玻璃裡的東西變來變去。」此時,企鵝指著玻璃牆。

ʕ•͡ᴥ•ʔ 「什麼?」

🐧「大笨熊果然不懂」。

ʕ•͡ᴥ•ʔ 「哼!快講啦!」

🐧「在我們這邊,變來變去的是玻璃牆另一邊的遊客,而我們這邊,就是老班底。在每個開放參觀的白天,我們看著那一隻隻只有頭上會生出長毛的畏寒動物來來去去…」

向來聒噪的企鵝越說越興奮,卻突然停住,若有所思。

短暫靜默後,牠接著說:「哦…,不是我愛抱怨啦:說真的,這種日子有夠無聊。」

ʕ•͡ᴥ•ʔ 「是啊!真想離開這裡。」

🐧「噓!小聲些!」東張西望,確定沒人聽到後,企鵝終於壓低牠那一貫高亢的聲調:「原來你也有這念頭。我們一起逃走吧!」

ʕ•͡ᴥ•ʔ 「好耶!這樣好,路上有伴。太陽下山之後,咱們利用垃圾車當掩護,從後門溜出去。後門正好朝北。出了門,直走便是。」

🐧「不行!不行!越往北越熱,越往南越冷。」

ʕ•͡ᴥ•ʔ 「誰說的?!」

🐧「我媽媽說的。」

ʕ•͡ᴥ•ʔ 「她亂講。人盡皆知每隻北極熊都知道,越往北越冷,越往南越熱。我媽生前常說,那隻母企鵝的腦袋有問題,說話老是顛三倒四。」

🐧「你可以侮辱我,不可以侮辱我媽媽。小心我啄你喔!」

ʕ•͡ᴥ•ʔ 「誰怕你!」

北極熊齜牙咧嘴,正要起身之際,背後冷不防地冒出一大片旋起旋滅的白色亮光。「先生!園區內嚴禁使用閃光燈!」,管理員沒好氣地大聲嚷叫:「不要驚嚇動物!」

「嚇?呵呵呵!媽媽的媽媽曾告訴她說,比起故鄉雪地刺眼的陽光反射,閃光燈根本像搔癢。再說,昨天就閃過好幾次,前天也是,大前天也一個樣。我早就習慣了啊。倒是這頭大嗓門管理員跟企鵝一樣吵,也都該被攆出去」北極熊一邊心裡嘀嘀咕咕,一邊嘟嚷著:

「上班囉!算你這隻蠢企鵝走運!」

🐧「大笨熊,走著瞧!下班後,一定好好跟你算帳!」企鵝悻悻然地轉身,大搖大擺地邁開步伐,筆直地走向玻璃牆,前去觀賞遊客們的形形色色,儘管牠早已看膩。

向南走或向北走?企鵝與北極熊始終堅持己見,而且總是無法說服對方。

… … …

許多許多年之後的某個清晨,在同一個地方,牠們的後代…

ʕ•͡ᴥ•ʔ 「人類真沒禮貌:老是盯著我們看,不顧我們是否同意,連問都沒問一聲。」

🐧「唉喲!你自己還不是沒事就看著他們,否則怎知他們總盯著你?」

… 後續故事,毋庸贅言。

Leave a Reply

avatar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ubscribe  
Notify of
Scroll to top